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德育教育 - 家长学校
发表日期:2014年11月25日 出处:民族中学 作者:张仲子 编辑:zzzi 有293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
父亲去世年祭

父亲!您离开我们有一年了吧,还想我们吗?一年前的今天,本是我们全家人团聚(农历八月十五,中国传统节日——中秋节)而又是充满欢乐的日子,儿孙们本想和您昼出闻成熟稻香,观秋色美景,夜品月饼赏中秋一轮明月,一边嗑瓜子,一边谈戏说典,猜迷语,娱乐戏言,让您尽享天伦之乐,而就在这日子里,您生命的气息却猝然而止,此日却成了我们兄弟娣妹心里永久的悲痛。虽说天有不测、世态无常,可我们兄弟娣妹至今还是不能相信您离开我们已经一年了。

父亲!您永远离开了我们,但我们确信从今往后,对您无尽的、绵绵的追忆将注定要伴随我们一生。昨晚夜空中寥落闪烁的星光,星星点点,若明若暗,那可是父亲您对着我们在眨眼,在诉说天上人间,如果是这样,那就请天际边繁星们捎去我们兄弟姐妹的祈祷和心的呼唤——我们好父亲!也请天际边的繁星们见证我们兄弟姐妹对父亲虔诚的祭奠和深深的思念。

父亲因患肾癌,曾于二OO四年九月在长沙住院,并进行了手术治疗,三年来,父亲顽强地与病魔抗争,坚持锻炼身体,与儿女、邻居亲友们相娱乐,享受有限人生。二00七年农历八月十五日,父亲病危,儿女床前疾首,悲痛欲绝,珍惜与父亲在一起的最后一分一秒。然而,愧无回天之力,父亲于是日丑时十八分,驾鹤西去,魂归桑梓,享年上上寿八十有六。

父亲姓张,名荣禄,字一谷。一九二一年农历九月二十日生于溆浦县小横垅乡大横坪村一户地主人家,父亲出生时,祖父母已过而立之年,中年得子,疼爱之至、细心呵护,使是全家人高兴、欢喜,给家庭带来欢乐、生机和希望。乡邻前来贺喜的人众多,连续半月。而这时期,其祖业正直鼎盛时期,家有良田千亩,森林数千亩,家境富裕,生活无忧。

祖父是读书人,中学曾就读于长沙明德中学,后又于一九一六年东渡日本留学,一九一九年“五·四”运动后回国,一九二五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在溆浦县从事农民运动,任溆浦县农民协会执行委员,一九二七年祖父牺牲,一九五三年一月被中央人民政府批准为革命烈士,烈士证书号为04501号。祖母也曾在乡村私塾学堂读过书,祖父母感情深厚,平时生活中祖父经常教祖母识字、学国文、讲社会之情况,因而祖母略通文墨、明辨是非,知书达理,在乡村算能干之人,家里事务,里里外外都要操心。祖父加入中国共产党后,经常不在家,在外搞农民运动,使溆浦县农民运动在他领导下,搞得轰轰烈烈,有声有色,反动派视祖父为眼中钉,肉中刺,祖父曾多次遭遇反动派暗杀,都没得逞,而死里逃生,反动派又悬赏千块银元通辑捉拿,祖父生命在朝不保夕时,祖母为其生命安危担忧,夜不能寐,想到上有老,下有小,孩儿还年幼,心里忐忑不安,如遭不测,往后母子俩怎能活命,就劝祖父为家庭、孩儿想,这时,祖父握住祖母手相膝而坐,向祖母嘱咐说:“我可能看不见孩儿长大成人,如果这样,抚养孩儿之事就托付于你了,今后望你自己多加保重身体,家庭重担就要靠你来担当,照顾好双亲,把谷儿抚养成人,一定要供他读书,没有钱,变买家里田产,家日后如当甚贫,贫无所苦,清静过日而已”,祖母这时哽咽,已双手捂面,泣不成声。一九二七年农历六月十七日,天刚刚发白,家院就被反动派包围,即刻枪声大作,反动派向祖父连开数枪,因寡不敌众,祖父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牺牲时年仅三十六岁。

反动派还不解恨,用枪指着祖父的头恶狠狠的说:“你这个共产党的头,妈的,我看你还共产吗”。此时反动派还不肯善罢甘休,要取祖父的头颅,向其主子请功领奖。后经曾祖父出钱求情,才保住祖父头颅。

这伙刽子手仍不甘心,且极其凶恶残忍,在家里四处寻找父亲,想要杀害他,在这最危险时刻,其六姑急中生智,用自己女儿来“调包”,把自己女儿放到父亲睡的床上,趁混乱之机,把父亲从其床上背走,刚走到大门口正面碰到反动派,反动派大声质问其六姑:“你背的是谁家小孩”,其六姑镇定自若回答:“背的是我女儿”,便骗过了刽子手,反动派急于想要找到父亲,就没有多问,直冲进内屋,在这弹子一挥间,其六姑乘机转身躲进邻居家,把父亲藏到邻居家楼上,抽上楼梯,用茶子壳盖罩好,因而没被反动派发现,躲过一劫,幸免蒙难,是他六姑用“调包”计保护了父亲生命,父亲是年五岁。

五岁男孩,本应是在母亲怀里撒娇,在父亲身上骑肩马,享受童年快乐,天真无忧的生活,而父亲却承受了人生最大不幸,五岁丧父,披麻戴孝,孤苦伶仃。那时的父亲真像田间地头里一颗柔弱的小苗,在风雨中飘零挣扎。但在家人细心呵护下,活了下来,长大成人,父亲上无兄长,下无弟妹。由祖母含辛茹苦抚养成人,培养成材,与祖母一生相依为命。

祖母从此担起家庭重担,一边抚养着年幼孩儿,一边照顾着年迈的双亲,里里外外一把手,在那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里,一个偏僻乡村的小脚妇女支撑起一个家,谈何容易,其艰辛可想而知。

一九二七年农历六月十七日,祖父牺牲,祖母从此寡居一生,在家里细心抚养年幼的父亲,把一切希望寄托在父亲身上,我常听祖母比喻说起:“父亲在祖母心里,就好象是手里端的一碗油,心怕倒掉。”父亲在年幼时,身体不太好,经常生病,在那缺医少药年代,父亲一生病祖母心里就很担心,心怕有什么三长两短,可想祖母当时心情,是何等的煎熬,是何等的揪心,真是母亲十指联儿心,也可见父亲在祖母心里份量之重,母子俩生命息息相通,息息相关。祖母对父亲很关爱,但不溺爱,教父亲识字明理,给父亲讲人情世故,讲风俗人情,讲社会世道,讲家乡村落,讲家庭变故,希望父亲在成长过程中,行有方向,做事有规则,说有道理,学有目标,将来能成为家庭的希望。

父亲九岁启蒙,在族祠堂里读私塾,学的是三字经、论语。十二岁离开家乡到外地求学,祖母心感欣慰。当时社会情况复杂,兵荒马乱,强盗当道,人心险恶,祖母事事、处处为父亲人身安危担忧,千嘱万咐要父亲多加小心,路途中哪些地方能停留,哪地方能食宿,一一告知,父亲洗耳恭听,牢记于心。鉴家庭之责任,祖母爱子有度,对父亲读书管教甚严,从不懈慢。父亲天资聪颖,寒窗勤奋苦读,终不辜负祖母厚望,从小学、初中、高中、大学一路顺升,一九四八年毕业于上海法学院,祖母教子有方,夙愿已达。

父亲于一九四九年九月参加革命工作,就职于溆浦县人民政府民政科,任职副科长(主持民政科工作),参加了溆浦县的土改、反霸、镇压反革命、剿匪、征粮支前等工作的全过程。父亲工作积极,有文化知识、了解当地情况。且办事公道、为人正直,因而深受谌鸿章县长器重,得到南下干部、解放军、人民群众信赖,事无巨细,皆与商谈。

一九五三年初,黔阳地区领导决定从各县抽调一批干部中骨干去绥宁工作(当时绥宁县属黔阳地区所辖),以稳定新生人民政权,由于工作需要,经领导安排,父亲是抽调中的干部之一,在解放军护送下,从沅水河乘船逆流而上到黔阳,从黔阳越雪峰山,过江口,进金屋,路途艰辛,几遭不测,徒步七天,安全到达绥宁。绥宁地处湘西南角,各民族杂居,社情复杂,森林茂密,因周边相邻县都已解放,一些还没被消灭的残匪都窜入森林茂密的绥宁,当时匪患严重,父亲又参加了绥宁剿匪、土改工作。

土改、剿匪工作结束后,地区领导安排父亲到黄土坑去接收管一所学校,名叫资沅书院,接收管后更名为绥宁县第二中学。刚解放,百业待兴,老校址已不适应新形势下绥宁二中发展的需要,在父亲极力要求下,经县政府批准,学校于一九五三年六月搬迁至武阳,在这过程中,父亲主持绥宁二中建校选址、迁校、筹建等工作,用青春和激情,艰苦创业,父亲处处以身作则,脚踏实地,埋头苦干,带领师生挑石头,堆土墙,平基地,修教室,建澡堂,经过一段时期建设,在一个人迹罕至的乱葬坪,建成了一所初具规模的社会主义新学校。

学校各项工作开始走上正轨,学校开始了正常地教育教学工作,学生走进教室学习,老师走上讲台授课,学生快乐的学习,老师乐意教书,学校生活即严肃又活泼。就在这时,上级领导安排父亲担任绥宁县第二中学教导主任工作,分管学校的教育教学工作,父亲在这一岗位上工作长达二十年之久。

父亲是有抱负、有责任心之人,他深知绥宁教育之落后,人才之缺乏。人们教育观念淡薄,家长不肯送孩子读书,认为读书还没有放牛好,面对此种情况,父亲经常穿着草鞋、撑着雨伞下乡、走在泥泞小路上,到乡亲们家中苦口婆心做劝学工作,劝求乡亲们把孩子送到学校去读书。父亲劝学工作很有成效,很多思想开明的乡亲把孩子送到学校读书来了,二中学生由原来几十人,一下子增加到了几百人,由原来二个班,增加到五、六个班。因此,父亲在绥宁北片区域,人缘特好,乡亲们都认识他,他若有事外出,乡亲们都会挽留他到家中食宿,好食招待。

二中从小到大,学生逐年增多。这与父亲治教严谨分不开的,他要求老师上课要突出一个“实”字,一个“细”字,就是要实实在在备好一堂课,上好一堂课,把内容讲透、讲细,使学生易于听懂,记于心。教育学生要“诚实”、“勤奋”。诚实是做人的准则,有了好品德方能立身于社会,为社会作贡献,勤奋能使人上进,能补拙。坚持把教学作为学校工作的中心,狠抓教育教学质量。他费尽心血,想尽办法,下课堂听课,检老师批改的学生作业,在煤油灯下伏案工作至深夜。父亲特别重视师资队伍建设,把一批青年教师送去深造,补充知识,提高教学水平,为今后学校发展夯实师资基础。在二中师生的共同努力下,教育教学质量逐年稳步提高,原来在黔阳地区排名末位,到五十年代后期地区排名跃升到前茅,二中学校得到社会的认可,家长的赞赏,学生的满意,那时候的学生一心向往二中,能使在二中读书心感光荣和骄傲,学生寒窗发奋学习,老师在三尺讲台上尽责尽力教书,使一大批二中毕业的学生考上了高中、师范,到外地(当时绥宁一、二中还没设置高中年级)高一级学校求学。

父亲爱生如子,到学生中去了解疾苦、困难,问寒问暖,想学生之所想,急学生之所急,学生如有经济困难,常常解囊相助。鼓励学生克服困难,树立信心,勤奋读书,立大志,使一大批从二中考上高中的学生(当时绥宁还没设置高中)考上了大学,成为国家的核工业专家、飞机制造工程师、政界领导、军人、人民教师、医生、企业精英,技术骨干或专业能手,生产能手,他(她)们承传着二中人顽强拼搏,诚实勤奋的精神,在各行各业大显身手,建功立业,彰显今朝风流。可谓育人结硕果,桃李满天下。

父亲在二中从教二十余年,这二十余年,是父亲生命中黄金段,青春年华,风华正茂,父亲把青春献给了绥宁二中,献给了他喜爱的学生。

父亲知识渊博,满腹才华,古文诗赋,语、数、理、化、天文地理都通晓。在三尺讲台上实现他人生抱负,一支粉笔写出他人生的精彩。父亲是蜡烛,燃烧自己,照亮别人,父亲是抹布,拂去尘埃,呈现亮点。付出得到回报,耕耘得到收获,乡亲们的尊敬,学生们的爱戴,所有这些, 胜过高官厚禄。他得到过多种荣誉,省政府授予园丁奖。但他从不骄傲,从不说起,视名利为粪土。

父亲用自己的人格影响学生,用知识哺育学生,对学生细致入微的关怀、耐心热情的教诲,使学生铭记在心,父亲真正做到“学为人师,行为世范”。在父亲八十寿诞时,他的学生聚集一堂为他祝寿,叙师生情,那至诚至真的情景,无不令人感动。

父亲曾经工作过,耕耘过的绥宁一中、二中、民族中学(前名为长铺镇中学)已发生巨大变化。今走进学校,看到的是错落有致的新校舍,花团锦簇的校园;听到的是琅琅的读书声。当年栽植的小树苗,已长成参天大树,枝繁叶茂。转眼几十年,沧海桑田。

父亲一生从教三十余年,辛苦耕耘三十余年,把毕生精力献给了党的教育事业,献给了绥宁教育,为夯实绥宁基础教育作出了自己的贡献。他一生在工作中任劳任怨,勤勤恳恳。践行身教重于言教理念,身体力行,操场上留下了他领跑的脚步声、领操的口号声。

父亲一生中,有一段艰苦难忘的岁月,在1966年猛不及防的“文化大革命”运动中,被打成“黑帮”、什么“三家村”,放他的大字报,说他是执行资产阶级教育路线的“干将”,被强迫离开了自己心爱的教育工作岗位,离开了三尺讲台。在学校里被监督劳动改造,要父亲一天砍二担柴,重量不能少一百二十斤,就是三伏天也不准休息,这样重体力、高强度劳动连续了三个月,白天砍柴,晚上挨批斗。父亲在仅仅几个月的时间里就被折磨不成样子了,背驼了,脸晒得黝黑,身体瘦了几十斤肉,头发长了没钱理,胡须长不修理,蓬头垢脸,衣着不整,这哪像我几个月前在篮球场上生龙活虎,在讲台上挥洒自如,一介书生气的父亲。这虽然是我少年蒙的记忆,从那时到现在四十多年过去了,情景仍然历历在目。父亲的工资也停发了,断了我全家人的生活来源,全家老少八口人生活无着落,我们兄弟娣妹都还小,祖母年迈多病,无劳动能力,靠吃菜叶剩饭渡日。同年八月,父亲被送回家劳动改造,在生产队是受管制劳动的人,只准老老实实劳动,不准乱说乱动,受管制劳动八个多月,然而,时局不测,19675月,父亲又被平反返回学校,恢复原职,担任绥宁县二中学校教导工作,当时正直“文化大革命”运动大动乱时期,学校不能正常开展教育教学工作,学校造反派把教室里桌、椅、凳砸烂、火烧。看到自己用心血和汗水置办的校产,就这样被付之一炬,化为灰尘,父亲身心绞痛,用手摸着胸堂问苍天:这是为什么?是那里的理呀!冒着被造反派“揪出来”挨批斗危险性去找造反派评理,造反派喊出口号是:“要革命、要造反、要当革命闯将”,当时那有说理的地方,然而没想到竟然大祸临头,再次被打成“黑帮”、“死不悔改的走资派”、“反革命”、“臭老九”,横遭早批晚斗。19687月,戴着几顶“黑帽子”,又被遣返回家劳动改造,一去就是五年。记得他刚回家时参加生产队劳动,什么苦活、累活、脏活都要他干,他不会干农活,就和孩儿合割一担草,争2分工,和孩儿合砍一担柴,卖2角钱。和孩儿拾牛粪、狗粪帮生产队积肥争工分。后来,生产队安排他看两头水牛,天天与牛为伴,日出而做,日落而息,一天争5分工,二角五分钱。

在“文化大革命”运动中,父亲蒙受冤枉,受到迫害,受到不公正待遇,一夜间,从一个在讲台上授人知识,教人知书达理的人民教师,变成了“反革命、黑帮分子、死不悔改的走资派、臭老九”,这几顶大“帽子”压得他喘不过气、抬不起头,经常不断地受人歧视、遭人白眼,怕受到牵联,人见了而避之,人遇了而躲之,受尽屈辱,尝尽了人间冷暖。精神上受折磨,身体上受摧残。由于身心受到双重摧残,父亲的身体出现浮肿,想吃点肉、吃餐饱饭都成了奢望。为改善家里生活,和孩儿晚上出去捕鱼,他撒网、儿背箩。家已被抄了几次,没有一丁点值钱的东西了,寒九三伏,衣不遮体,食不果腹。党的政策英明,一九七三年给他平反,摘掉强加他头上的几顶“黑帽子”,又回到了阔别五年的教育工作岗位,父亲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冬去春来,万物催苏,柳暗花明又一春。

父亲生儿育女七人,四女三男,满妹三岁夭折,六个长大成人,现都已成家。他教育儿女们要“有德”、“勤劳”、“节俭”。他说:“德”是人立身之本,是人的行为之源,无“德”者,好比人无“髓”、无“魂”。“勤”是人立身社会之本,人只要勤劳才能立足社会,自食其力。“俭”是要我们处处、事事想到万物来之不易,需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就是富裕了,也要力戒奢侈。父亲的教诲听起好象不深奥,但细细想来,蕴含着深刻的人生哲理,这是他对儿女们的一种爱,儿女们都会遵照他的教诲去做。父爱如山,父爱如海,写到这,孩儿哽咽难耐,泪如泉涌,孩儿真想大声疾呼,父亲!我的好父亲!您在哪?

百善孝为先,父亲从小孝顺父母,大学毕业时,他的许多同学都邀他过长江到解放区去参加革命工作,父亲不应同学之邀,想的不是自己仕途,而想的是家里年近花甲的单身母亲,放弃了人生一次难逢绝好机遇,毅然回到祖母身边,日夜相伴与娘。一九四九年解放时,因家庭是地主,家里所有房屋、财产、土地都被充公分了,家贫如洗,祖母年迈,全家人生活无着落,父亲一人承担了家庭生活重担,把政府供给(那时政府工作人员实行的是供给制)他生活物资一点点节约积起来,拿回家来救济家庭和奉给祖母调养身体,祖母年龄逾大,身体逾不好,常年生病,生的是半身不遂病,父亲想一切办法为祖母治疗,经常买药泡药酒,供祖母治病饮用。父亲还常给祖母买书看,如《毛泽东选集》老字版本,《三国演义》等,供祖母闲时阅看,为儿的一片孝心,使祖母颐养天年。

父亲一生生活俭朴,勤俭持家,粗茶淡饭吃得香,生活节俭,处处精打细算。整理父亲遗物时,看到父亲穿过的内衣内裤每件都补了好几个补丁,鞋子都是补了再穿,皮带接了三接还在用,舍不得用钱买新的,父亲处处、事事为儿女们着想,养育我们兄弟娣妹艰辛备历,操心之极,为儿女们操劳一生,看到父亲穿过用过的这些衣服、物品,怎么也忍耐不住内心悲痛!潸然泪下。

父亲为人随和、慈祥,在儿女们心中既不失父亲威严和长辈风范,他经常和儿孙们一起谈古论今,说典评戏,搓麻将、打字牌,享天伦之乐。但他对儿女们生活、穿着、行为举止、工作等方面的要求却很严格、他不许儿女们懒惰、做非理犯法的事。父亲对儿女们这些要求,表现了他对世事的理解,对子女们的希望,所有这些,是他留给子女们用之不竭,取之不尽的精神源泉。

父亲!孩儿还有很多话要对您说,还有很多事情要跟您商谈,父亲临终时呼儿之名,不知尚有何事未尽放心或要告知?因几晚没休息,当时儿没在您床前,后妹妹来叫我,儿来到您床前时,您已经没力气说出话来了。请父亲原谅孩儿的不是,在您弥留之际没能给您说上最后一句话,孩儿对不起您!实在对不起您!从此后,再也听不到父亲呼唤孩儿名了,每当思念您时,就想起此事,儿总不能宽恕自己,内心负疚,儿追悔莫及。父亲!您呼儿名的憾事儿将抱憾终生呀!呜呼!为人子者伤悲,空余愧恨,想念您时也只有合目追思了。父亲,儿女们想对您说:我们一定会秉承您留给我们的好传统:尊老爱幼,和睦邻里,与人友善,助人为乐,扶贫济困。父亲,儿女们还想对您说:母亲身体安康,食量优佳,有大哥、大嫂在堂侍候。儿女们会孝顺母亲,让母亲快乐的安度晚年,尽享天伦之乐,颐养天年。

父亲!您离开我们一年了吧!思念您与儿女们在一起时那音容笑貌的绵绵深情、现在您的慈容何处觅?儿女们怀念您、儿女们想念您、儿女们远永爱戴您。如有可能,儿敢冒犯天条地律,真恨不得砸开地狱的铁门,找遍整个九泉,拉着您的手重返人间,我们再续父子缘。

了不尽对父亲的怀念,道不完对父亲的思念,仰天长望,低头嘘叹,在梦中看见了父亲慈祥的笑脸。

好了,人生有终,落叶归根、入土为安,人的无奈,就请父亲在家乡的润土上,去蜂王坪(家乡的一处山名,祖母安息地)看看亲娘,母子俩说说知心话,向牛角盘(家乡的一处山名,祖父安息地)父亲招招手,父子俩隔山隔水相望,上龙里岩(家乡的一处山名)观青山绿水,去田垅里闻稻花香,去河边钓鱼,去园里摘菜,去祠堂门前水泥路上迈步,与叔侄兄弟打打牌,拉拉家常,串串邻居门,叫一声哥嫂,喊一声婶娘,觅许些休闲、享一丝清凉。

父亲九泉有灵,在福地保佑子孙后代,代代兴旺,个个人生出彩,身体安康,生活幸福、家庭美满和谐。

父亲于一九八0年退休,父亲在工作岗位上,忠于国家,忠于党,忠于职守。父亲的一生,是他那个年代知识分子命运的缩影,有一颗赤诚爱国心,想用知识报效国家,然而,生不逢时,青年逢战乱,中年逢运动,一生活得沉重,活得太艰难,但父亲没失知识分子地正气和骨气,从来不为三斗米而折腰,活得堂堂正正,活得光明磊落,活得不卑不亢,活得有声有色。

父亲的一生有闪光的点,有闪光段,这些点和段拼起来就是他人生的一个圆,上对得起天,下对得起地,对得起党,对得起自己的工作,对得起养育过的父老乡亲们!

思不尽的父子情,写不完的父子恩,呜呼!我的好父亲,儿此时对您的深情怀念,不能以寸管形容之,搁笔而止,泪落纸笺。

缅怀情深、象山岳巍巍高、如海水荡荡长!永矢难忘,以此存念。

呜呼哀哉!尚飨。

父亲,梦中相见!

儿女  跪祭!



相关专题: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信息

相关评论:
发表人:上海搬家公司

IP:180.165.128.9

发表人邮件:1@qq.com 发表时间:2017-6-4 17:25:42
    上海搬家公司
发表人:学校校长

IP:180.164.155.161

发表人邮件:xuexiao@163.com 发表时间:2016-2-22 20:00:53
    大家好,开心
发表人:来看看

IP:222.65.18.183

发表人邮件:fwe@few.com 发表时间:2016-2-19 11:09:58
    来看看,不错不错
发表人:好不错啊

IP:222.65.18.183

发表人邮件:qingrenjie@163.com 发表时间:2016-2-18 19:59:29
    好不错啊顶一个
发表人:好不错啊

IP:180.164.229.23

发表人邮件:qingrenjie@163.com 发表时间:2016-2-18 11:31:44
    好不错啊顶一个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 2014-2015 湖南省绥宁县民族中学 制作:yuanrj 页面执行时间:78.125毫秒